2019-03-3 11:05:18  ACG综合区 |   抢沙发  28978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这几天,我在河道上滑到知名网路书店相关平台中,出了篇结合动漫、贺岁主题的专栏,标题为〈从《蜡笔小新》到《银魂》──动漫画里的中年猪与少女猪〉,从多元的作品当中整理、评论有猪属性的角色;由于作者是少女漫画专家,也介绍了女性向作品对「猪」的诠释,实在很有意思。

另一方面,当作者谈到近年争议不断的「母猪」标签,并以少年漫画《银魂》当中的女忍者猿飞菖蒲(绰号「小猿」、「小纱」)为例,论述社会对女性情欲的污名化如何展现在漫画里时,这部分的说法,就让我觉得与我的理解有点交战了。想要了解作者的全文脉络,还请移驾;在此为图方便,冒胆节录原文对于《银魂》与小猿这个角色的看法:

漫画《银魂》里也出现母猪,拥有M属性的女忍者小猿,对于主角阿银有异于常人的迷恋,她投怀送抱求爱,往往却只换来「你这头母猪」的喝斥。纵然是搞笑漫画的夸张表现,在女性身上却更强调了羞辱感。贪吃是愚蠢的,发情是淫贱的,身为女性,若毫不隐瞒这些欲望,是要被狠狠惩罚的,甚至连自己都羞辱自己

-e1551187559503

在开始前,不妨先说一下题外话:身为《银魂》漫画长年爱好、收藏者,我在这部作品中最喜欢的角色正是小猿,同样具备M属性的移情作用暂且不说,但小猿对于欲望的丰富展现与真诚一直吸引着我。因此,这篇专栏以一种偏向母猪标签之「受害者」的角度诠释小猿、并且暗示《银魂》有复制社会对「荡妇」特质的羞辱之嫌,这与我自己对作品与角色的理解不太一样。

问题点并不在质疑社会上存在着对女性的压迫:我完全同意这个社会有着强大的父权结构,而我们对女性特质的贬抑,也持续威胁性弱势与性少数族群的尊严。我这里想要提出的问题点是:《银魂》是缺乏性别意识、诉诸父权意识形态来一起嘲笑「母猪」的搞笑漫画吗?小猿这个角色的存在,真得传达了「身为女性,若毫不隐瞒这些欲望,是要被狠狠惩罚的」这样的信息吗?

QQ截图20190302155143

如果让未曾接触《银魂》的读者因此感到反感、影响对作品的印象甚至阅读意愿,我认为是可惜的。因此,我希望延伸前人的讨论,为《银魂》与小猿做一个小小翻案的动作。

我将探讨小猿被刻划为「母猪」角色的经过,以及在作品中把一名女性骂为「母猪」的同时,背后展现出什么样的社会标准是什么。《银魂》真的展现对母猪、小猿的无脑讥嘲吗?《银魂》对小猿的刻划有那么制式吗?《银魂》想要传达什么样的性别意识与社会价值?

同样的,我也将分析阅读小猿的母猪行为后,读者对她进行「嘲笑」的动作时,所带出的社会意义:「笑」不全然是自然反应,没有什么事物天生下来就活该被笑,而「笑」生正是社会意义的实践,you are what you laugh at,做为读者,可以更有意识地阅读「搞笑漫画」。

銀魂4

■《银魂》如何定义「母猪」?不受控制、没生产力的欲望动物

台湾母猪教徒曾言:「我不仇女,只仇母猪,很难懂?」如果不解释何谓母猪,那还真是蛮难懂的;如果再进一步去问:你用来界定女性的「母猪标准」是以谁为基准出发的?这时问题出在哪里又会更清楚。

就《银魂》漫画版来说,小猿被明确地赋予「母猪」角色,应当是在第88训。故事描述身为杀手的小猿,为了除掉一名无良医师而假扮护士潜入医院,此时碰巧男主角坂田银时和男性友人(应该吧www)服部全藏分别因车祸、痔疮等疾患双双住院。

小猿一见到心上人银时,起初欲望无法遏止地勃发,做出自我绳缚、强迫喂食等脱序举动,令银时和全藏颇为无言,直到她眼见无良医师即将谋害银时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控,终于恢复杀手实力,化解危机。然而对银时的爱依旧无法割舍,决定往后仍会「永远守护着银时」。

在这段故事里,小猿一度称呼陷入欲望的自己是「母猪小纱」,而这个「母猪小纱」已经威胁到了原初的自我「杀手小纱」,使她陷入了自我认同的危机。而当我们仔细分析内容,可以发现「母猪小纱」有至少三种特质:

首先,她被动物般的欲望所驱使,沦为动物性的,失去人类该有的理性,面对欲望的对象时成了本能反应的野兽,不配成为现代理性社会的一员。第二,她作为女性的欲望是不被男性所需要的,身体也不被视为具有女性魅力,无法带给男主角满足感,反而会带来困扰,因此应当受到排除。

銀魂1

第三,她的欲望是没有生产力的,对原本的工作有害,在资本主义的世界她作为劳工也是失格的。这以上几点,是我观察到小猿被当作「母猪」的原因。

QQ截图20190302155351

整理出以上几点后,我们就可以对这套「母猪标准」做简单的批判:第一,把动物般的欲望贬低为母猪,就是理性至上的偏见;把无法满足男性、不被男性需要的女性贬为母猪,就是男性的自私和傲慢;第三,把没有生产力的人贬为母猪,就只是功利的资本家罢了。问题来了:《银魂》的确「呈现」出这样的偏见,但是否「认同」或「鼓吹」这套标准?

答案可能是没有的。如果说《银魂》真的仇视这样的母猪,为什么不把她塑造成反派,处以洞爷湖之剑穿腹之刑,好达到惩诫欲女之效?或者,让小猿彻底放弃脱序母猪身份,培养成可爱的傲娇贤妻,如同理想的后宫喜剧展开?

《银魂》没有这么做,反而,她让小纱历经了「杀手vs母猪」二元对立的认同危机之后,不但没有要她放弃任何一个认同,反而鼓励她将两种特质融合起来,更坚定地成为「杀手母猪小纱」。「母猪」被视为可行的、值得接受的身份选项,小猿也彻底的实践了这个身份。同时,她也克服生产力的问题,重新找回工作。

处理了自我层次的问题后,她接下来的问题,就是其他角色的(以及来自观众的)嘲笑声。这个对母猪的贬抑的、来自社会的嘲笑,是对小猿实践自我最大的威胁。

222-e1551188260558

■读者的顺从与反抗:谈「笑」与「非笑」

我们也必须认真思考:为何我们会嘲笑「母猪」或小猿?这个「笑」代表了什么?答案很可能的,是我们自认为优越,而被嘲笑的对象是需要贬低的。过去,许多社会学家投入「笑」与「幽默」的研究,发现社会上存在一种「幽默政权」。因为会「开玩笑」的人被赋予「进步」的附加属性,仿佛自己最聪明、幽默。

而若是被嘲笑的人不悦,就会被斥为「没幽默感」、落后、不够「文明」。所以会有导演在电影里开原住民玩笑,还可以大喇喇说「懂得笑就不会恨」,只有自己最高尚,是你们看不懂。

笑不是见得无辜的,有时可以是一种侵略。说笑话的人,可以动用社会对特定价值观念,嘲笑特定具有身份的人,而当听者/读者附和地发出笑声的同时,也意味着我们认同了玩笑者的价值观,一起对玩笑的被害人施加伤害,施展笑话的权力。恶搞族群、性别口音是一种,对秃子星海坊主或失业无用男的嘲笑也是一种。

QQ截图20190302155416

要对抗具有压迫感的「幽默政权」,英国社会学家毕立格(Michael Billig)提出的「非笑/反笑声」(unlaughter)概念,被人文学者视为可能可以成为对抗不平等的幽默论述的利器。这个词描述的是一种笑话失败的状态,预期产生的幽默效果被他者所抗拒,应有的笑声消失且缺席,笑话者的意图也被推翻、否定,背后的社会假设也被听者所推翻。

或许《银魂》对母猪小纱的嘲笑,是邀请读者来完成的,唯有读者接受了「母猪特质是可笑的」,并且在阅读时发出了(具侵略性的)笑声,这个笑话才算真正的落实其(负面的)社会意义。

因此,我做为小猿的粉丝,每当《银魂》展现出小猿可笑的一面时,我不但没有笑,反而心生向往,赞叹着「多么萌的女生啊!」的这个时候,就是一种「反笑声」的展示:我拒绝了以母猪为笑柄的幽默,这样的「笑话」也被我所解构、重新理解。

QQ截图20190302155434

没有人天生活该被笑,社会价值观会很大程度决定「谁/什么是好笑的」,而说笑话的人/搞笑漫画作者也没有逼观众笑,而是观众应该自主决定哪些东西值得笑,又有哪些幽默可以有另外的诠释可能。《银魂》里的小猿正在努力的实践自我,你是会「选择」嘲笑她的人、还是欣赏她的美的人?我诚挚邀请读者试着「不要笑」,好好看看小猿的迷人身影,就像她始终看着阿银一样。

顺带一提,在其后角色性转的「凹凸不等教」篇里,小猿身为男性时的M属性反而被认为「更像变态」呢www,哈哈哈,抱歉我笑了……

来源:U-ACG

 

本文原始地址:https://www.zhainanfu.com/29607.html

本站只做信息分享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福利社

宅男福利社,专注于分享宅男福利,写真视频,好玩的资源下载等,是宅男就来宅男福利社吧!

发表评论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