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11-7 10:31:03  ACG综合区 |   抢沙发  20018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虽然本文主旨要讲的是《谢谢你,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》,但我认为用爱德这句话开场却是再适合不过了。以往只要是战争片、扯到战争,就不免有种顾影自怜的感觉;描述的内容不外乎是自己国族的英勇、后勤的努力、壮烈的牺牲、敌人的残暴与不仁。这些元素的置入都让人很容易投射自己的国族情感,进而想像自己是 「国族」的一份子、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区分他者绝无二话,战争片成为一种形式套路,方便又快速地让观众产生移情。
8
但这种叙事手法没考虑到的是:战争的起因其实正是有心人士刻意挑起国族的嫌隙、强化自我认同到排除别人的过程。故战争片经常陷入了一种矛盾:「看似反战,却是不停地去强调自己的是正义之师的正当性」,因此我打你应该,不打你悲哀;虽然「不要随便站上一个受害者的位置」这句话在过去被运用得很诡异,但是我认为就战争片的再现来说,不随便将自己当成受害者,或用二元对立的角度去切入国族间的纷争是正确的。

因为题材的敏感,或许我们很容易联想到《萤火虫之墓》,在《谢谢你,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》一片中,战争的画面或描述在大部分时间是缺席的,却又无所不在地影响著每个人的生活。

这部电影不讲前线的日本男儿如何英勇杀敌、前线战事的进行状况往往一语带过、甚至连原子弹在自己国家广岛爆炸,从吴市的居民来看也只是一团云、一阵白光、一阵地动,没有太多的描绘或是大量的爆炸毁灭画面。这裡没有英雄的故事,只有主妇如何面对每天的食衣住行,女性及少数男性如何支撑起日本在二战的后勤,看似平凡的题材在二战的影响下渐渐变得不凡、原先还能苦中作乐的生活变得艰困、痛苦。

9

《谢谢你,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》捨弃了宏观叙事(grand narrative),几月几号原子弹爆炸,几月几号日本投降,大和号的起落这些在历史课本上被提过的大事,大家都知道了。作者河野史代改用微观史实去检视「二战是什麽」、「二战下的日本生活」。离开战线退一步看战争,才能更了解自身的複杂处境及当代人的坚强与悲哀。

■ 从「死伤的数字」到「生命的离合」堆叠真实感的形式写实主义

但要跳脱宏观叙事倒也不容易。《谢谢你,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》最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在考据上的努力。原作中提到的参考文献近五十本、造访了十个单位,想写成论文绝对没问题。作者在原作的后记中写道:「我对悲惨程度非得以『死』的数字来衡量不可的战灾故事,永远没办法有彻底的理解….因此首要之务,便是试著体会故事中诸角色在『生』当中的悲欢离合。」

对于二战的已逝者,除了缅怀,河野史代更希望能理解他们的生活。这句话有点像是《末代武士》裡欧格仁在结局说的「我不能告诉你他是怎麽死的,我只能告诉你他怎麽活。」没人知道死是什麽感觉,也没有死者能再告诉我们他的故事,就算有,那也是仍在生的作者才有的书写力量。但若要讲「生」,不可避免地就得提及日常琐碎之事。这些琐碎的堆叠正是形式写实主义的展现手法,是支持这部电影的核心、也是原作漫画中最大的亮点。

这边所指的「形式写实主义」(formal realism)是一种艾恩.瓦特在《小说的兴起》中所提到的美学手法,瓦特认为这种手法是十八世纪小说兴起的关键元素。透过描写细微事物的桥段,让故事更具可信度及真实性。这种细微事物包含文件、书信、契约、物品等等都是构筑小说中场景的必要元素。在动画及漫画中,《谢谢你,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》也运用了同样的手法让二战背景的日本栩栩如生。

举例来说,「楠公饭」之所以能让观众印象深刻,当然不是因为它很好吃(笑),而是因为作者很用心地把製作的流程、食物的由来钜细靡遗地记载下来,透过铃这个天然呆角色来操演,让人有种苦中作乐、跃跃欲试之感。电影中更是透过铃的图画,在楠公饭的后面又补上了铃对楠木公的想像。所以儘管这锅饭难吃爆了,但却也反映了战时主妇们在平凡中的不凡,节米料理背后的忠义故事、如何化腐朽为神奇。

「在那样贫乏的生活中,也要维持井井有条,他们用自己的方式,千方百计地想尽办法,儘可能幸福地生活下去,大概就是这部作品想表现的。」这是河野史代心中的 《在这世界的角落》。另外导演片渕须直也召集团队举办了 5 次「铃的餐桌」活动,亲手製作了动画裡出现过的这些料理。

10

对食物的描写更是本作的亮点之一,随著时间的推进,食物的种类跟量也逐渐变少。起初铃嫁到北条家时,还吃得到鲷鱼、牡蛎、蛋,到楠公饭、自己种菜到摘野菜吃、吃赈灾发放的饭糰、到后来只能吃美军的杂炊饭跟巧克力,吃到盐都觉得幸福,都一再反映了战争对人们的影响是无孔不入的。

■ 小人物与小事件所带出的情怀

《谢谢你,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》的电影调性忠于原著,但在电影中把蔺的戏份更加淡化了,个人觉得有点可惜。蔺是铃的对照组。同样来自广岛,相较于铃的小康家庭、蔺小时候就过著漂泊的生活。小时候看到的座敷童子,吃了铃的西瓜的人其实就是蔺。原作中铃找到了仓库中画有龙胆草的茶碗,周作才说那是他原本要送给以后嫁给他的人(原作旁边亦注释:龙胆草的「龙」字发音与「蔺」字同音),后来铃看了周作的笔记本,想起蔺身上有张「恩客帮她写的纸条」,正好就是海军的笔记纸,这才知道周作跟蔺的过去。

正因为有了这些巧合,才能说出本作品的片名:「谢谢你,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」。在这个朝不保夕的时代,周作给了铃跟水野见面的机会,铃也希望周作能有机会再见到蔺。蔺所说的「即使少了些什麽,每个人活在世上也还是能找到自己的安身之处」,不正是在说儘管世界纷乱,人们还是能找到自己的归属吗?不该为此茫茫人海中找到彼此感到感谢吗?

11

就连铃那位生死未卜的哥哥要一,铃也透过画作帮他找到了在南洋的归属。当我们退一步透过这些小事情看战争时,就会发现儘管人民在这之中身不由己,但最能展现韧性、努力寻找出路的正是人民。决定我们是谁的不是磅礡的演说、爱国的精神、军人的勇武,而是这些看似不足挂齿的奋斗才使我们得以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
最后,另一个我推荐看《谢谢你,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》的原因是:其实台湾人是可以从这部电影看到自己的过去的。举凡疏开(在政府计划下,疏散到较安全地方 )、空袭警报、晚上只点防空灯泡(灯泡下缘有一小圈透光外,其馀全部涂墨 )、传阅户口回览板等,都是哈玛星、盐埕、苓雅、鼓山等近高雄港地区的老一辈长辈的回忆。虽然我们不在吴市,但台湾米作为高品质的商品卖到了吴市的黑市;同时,打狗在当时作为日本南进的军港,也因此与远在他处的吴市不知不觉中有著类似的命运,

牵连在一起。

 

本文原始地址:https://www.zhainanfu.com/11861.html

本站只做信息分享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福利社

发表评论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